問題

答案

  • 1. 達理指數
  • 我們從每個監測站中,透過下列算式將各種空氣污染物每小時濃度轉換成分項指數si

    污染物濃度是指過去三小時讀數的平均值。如果缺少兩個或以上的讀數,則該分項指數si被視為數據不足,無法計算。

    若該分項指數數值為100,即代表該污染物濃度等同該污染物的世界衞生組織短期空氣質素指引(世衞短期指引WHO-AQG)。

    世衞生短期指引(微克/立方米):微細懸浮粒子(PM2.5)為25、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為50、二氧化硫(SO2)為20、二氧化氮(NO2 )為191 (以WHO-AQG為基礎,透過回歸模型所推測而來) 、臭氧(O3)為100。

    在得出各種污染物的分項指數後,我們會透過下列算式將所有分項指數合併計算:

    達理指數是由上述的算式所計算出來。若至少一個的分項指數被視為數據不足,達理指數亦會被視為數據不足,無法計算。在計算達理指數時,我們會從微細懸浮粒子和可吸入懸浮粒子的分項指數中,選擇最高分項指數數值去計算。

    香港的達理指數概要是所有市區天台監測站的達理指數中位數。

  • 2. 什麼是清新日?
  • 清新日是指任何一天當中,十三個市區天台監測站測量出來的,所有五個標準污染物的濃度,都符合最新的世界衞生組織短期空氣質素指引(WHO AQG)。我們以綠色代表清新日,灰色代表污染日。選取十三個市區天台監測站的方法,是參考香港環境保護署(環保署)計算超標日數的方法而定的,這個計算方法並不包括路邊監測站,所以不足以代表暴露超標空氣污染水平的實際情況。然而,我們根據世衞指引而計算的方法,比其他任何以寬鬆的限制值所計算的方法,更能向公眾有效的傳達空氣影響健康的風險。

    污染物 世衞短期指引(微克/立方米) 每年可超標日數
    PM2.5 25 3
    PM10 50 3
    SO2 20 0
    NO2 140* 0
    O3 100 0

    *根據分佈模型 (Lai et al. 2011)

  • 3. 什麼是人群的可避免損害?
  • 可避免損害是指空氣污染對人群健康損害的程度。由於空氣污染主要是人為造成的,並可透過強烈的政治意願,及優良的環境管理而預防,因此相關的嚴重不良健康影響,顯然是能避免的。 我們利用一些可觀察的健康影響,來估計空氣污染所帶來的可避免損害,包括所有非意外死亡(提前死亡),因心肺疾病而導致的入院(入院次數) 及門診服務(求診次數)。

    我們以(i)2013至2014年期間香港市民的健康數據,乘以(ii)經本地確定污染物濃度每增加一個單位的健康風險,再乘以(iii)各種空氣污染物超出世界衞生組織(WHO)空氣質素指引(AQG)的相差濃度。最後,我們以四個標準污染物 (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二氧化硫SO2,二氧化氮NO2和臭氧O3) 的相關影響,來綜合它們造成的可避免損害。我們以61%路邊監測站和39%市區天台監測站的數據,來計算市民暴露於空氣中污染物的濃度。目前我們的估計方法是比較保守的,因為當前本地最好的科學評估健康影響的方法,是以短期影響為基礎的,其數值通常比長期健康影響為小。

  • 4. 如何計算經濟損失?
  • 利用迄今本地人口中衡量的空氣污染所造成的不良健康影響,我們計算了整體因空氣而造成,與健康相關的的社會成本。 這些成本可以歸類為:直接醫療支出、因生產力損失的間接損失,以及因疾病造成苦痛的無形損失。不良健康影響包括非意外死亡(提前死亡),因心肺疾病而導致的入院(入院次數)及門診服務(求診次數)。不過,由於仍然有不少已知因為空氣污染而造成,但尚未能在香港量化的健康問題,例如空氣污染對孕婦、嬰兒和糖尿病人有更廣泛的危害。因此,目前我們的經濟損失估計,是低估了實際的經濟損失的。但是,我們的計算是以科學證據為基礎,利用一個保守的評估將健康的影響轉化成貨幣價值,以作為決定政策的支持。

    在經濟損失估算中,因為空氣污染而造成、與心肺疾病有關的不良健康影響,所帶來的直接醫療損失包括:公立及私家醫院的入院(以留醫床位日數計算),公立醫院普通科門診、專科門診和急症室的使用數據(以求診成本和交通成本計算),以及私家醫生求診(以求診成本和交通成本計算)。

    間接損失是勞動人口(年齡介乎15至64歲),因生病或提早死亡而缺席工作,所引致的生產力損失,以及因入院和求診而損失的工作時間。所有損失均以當前的就業率,以及不同性別的日薪中位數加以調整。

    無形損失是失去生命的損失,它是根據香港人的統計生命價值計算出來的。這是基於一個有關意願支付,以避免一個壽命損失的人口調查中衍生的數據 (一千萬港元或一百二十八萬美元)。與歐洲,澳洲,新西蘭,美國和加拿大等,所提供的報告數值 (四十萬至九百七十萬美元)相若,這也是一個保守的估計。我們另外也加入了避免住院和咳嗽發作的價值,它們都比本身的治療成本為高。這些價值也是從關於意願支付,以避免不良後果的本地調查中所得的。